沉迷晚吟时。

╰(‵□′)╯

{ 2018-06-02 /3 /4 }

庆祝摆脱渣男纠缠,开个点文,mdzz除了wx都可以点,截止今晚十二点,没有就黑幕亲友了

{ 2018-03-14 /33 /13 }
 

好想写澄追啊……

{ 2018-02-06 /15 /10 }
 

【玦澄|ABO】情理之中·六

非常无聊的过渡章


再至金鳞台,许是结亲后时常能见到传闻中的这位厉主,金鳞台侍从对江澄恭敬更胜往日。

那金光善听闻江澄来访,也不相迎,就在殿中喝茶候着了。他见江澄一身紫衣跨步入殿,却仍不起身,口中倒是很是亲热的以“贤侄”相称。江澄心中暗骂这个老匹夫,脸上却不好表露出什么。因着联姻,他平白矮了金光善一辈,默默吃下这个暗亏。

江澄上前道:“金宗主。”

金光善道:“许久未见贤侄,贤侄风姿更胜往日。不知今日到访,所为何事啊?”

江澄道:“我今日来,本是来寻金光瑶。只是方才门生相告,说敛芳尊被您派出去做事,尚未归来。是我叨扰了。”

金光善抚掌:“这算什么大事!等...

{ 2018-02-06 /17 /83 }
 

【玦澄|ABO】情理之中番外 ·平生

 @西咏Kenma 

点梗点的带娃日常,我不知不觉跑了好远的题,瑟瑟发抖.jpg

时间:情理之中正文不知道多少年以后

    

1.

子夜蝉鸣声声,睁开眼时,聂明玦下意识朝床边摸去。江澄被他失了力道的动作弄的不舒服,眯瞪着双眼嘟囔了几句。他显然还没从熟睡中清醒,在床上挣了几下,就滚到了聂明玦怀里。

熟悉的温软身子在怀,聂明玦这才有了心安之意。他揽着江澄肩膊,闭上眼。

一夜好梦。

 

2.

清河聂宗主与云梦江宗主的大婚,让修真界八卦了好一阵。

聂明玦虽与江澄自射日之征起就相熟,私交甚密。然而他们一个正直刚...

{ 2018-02-04 /33 /184 }
 

【羡澄|羡忘】扶桑一梦

羡忘\澄白学现场,如果看出了曦澄(双璧),相信自己的眼睛(bu)

BGM:天地难容

 

1.

秋风习习,一轮皓月皎然当空。

莲花坞的深处缓缓行来三人。为首的两个男子,黑衣点赤,白衣若素,一风流一端雅,步履沉稳行止超然。其后,紫衣人独自前行。他身穿斗篷,头戴风帽,只露出小半张苍白的面容和削尖的下巴。看不清面容,却无端让人感受到一种近乎刻薄的凌厉。

江澄独自在后面踱着步。处暑初至,白露将来,虽是秋日,仍是有丝丝暑气。而他全身被斗篷裹住,露出的面容指骨无一处不苍白,竟是一副生怕受凉的样子。此时风起,不禁咳嗽了两声。

魏婴脚步一顿:“若是冷了,你便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江澄耷拉着...

{ 2018-02-03 /37 /198 }
 

就和奶孩子过不去了……
  @西咏Kenma 
不负我清水玦澄ABO写手之名(bu)

{ 2018-02-03 /2 /4 }

我的错……竟然少数了一个……让我们重新开始

{ 2018-02-03 /2 }
 

【凌澄|现pa】谁杀死了我的数学分析

 @凛凛茶  点文,写的时候很困,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
再写现代pa我就自绝

·年龄操作有,凌17,澄28

 

    一声哨响,时长半个月的军训结束。

“金凌,”蓝景仪突然从金凌背后冒出来,“今天下午篮球场,约吗?”

金凌方才起就不知在想什么,突然被惊醒,着实被吓得不轻:“蓝景仪你要死,怎么突然从身后出来啊!”

蓝景仪道:“怎么了,我动作挺明显的呀。”

金凌道:“你们家的家规呢?雅正雅正,君子不可喧哗,蓝教授就是这么教你的啊?”

蓝景仪:“好嘛!好不容易军训结束了有两日空闲,想约你打...

{ 2018-02-02 /32 /294 }
 

【湛澄】霸道宗主俏仙君

·逢乱必出的含光君和抽尽天下鬼修的三毒圣手互相抢生意(鬼修???)

·一个给和两个直男的友谊

·交心不交肾,走神不走脑

 

这个月第三次。啧。

 

在蜀东再一次遇见蓝湛,江澄已是有些不爽。

性格使然,蓝湛夜猎时素喜独来独往。江澄亦是如此。蓝忘机逢乱必出名声在外,夜猎时极不挑剔,无论妖魔精怪何等品级,总逃不过他那一道蓝色剑芒。这些年江澄为消心中沉痼,一手紫电抽尽天下鬼修,厉名亦是响亮得很。

夜猎时争夺邪祟,本是常事。只是蓝湛与江澄相遇,倒真有些狭路相逢的意味了。

更何况,蓝湛闭关出关后,一向对江澄没甚么好颜色。

 ...

{ 2018-02-01 /79 /784 }
 
1 2 3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